山城啤酒 知心朋友

“人的一生,总要有几次奋不顾身”

又重逢,山城氤氲着温柔
出了高铁,三峡广场入眼,撩拨了不知名的朝圣者

“我们到重庆了?这不是春熙路?”她神色平静
“五分钟就到南开了,你会有点真实感的”我正色道,任心绪翻涌

小雨后,有烟岚做媒,雾霭盟誓。天泽说:“重庆是一个让人一见钟情的城市”我也这么觉得,所听所见,入耳入眼,皆是久别重逢的爱情。

隔两条车道,树枝影曳,门牌难辨,探不清虚实,凭记忆向孙小姐指认一中,相较于南开,着实有些虚弱了。“你说,滚滚为什么考上了直升还去了对门子?”我也不解,摇了摇头

“沿着校园熟悉的小路,清晨来到树下读书……”没来由地想起这首歌,记忆中的糯米团子蹦蹦跳跳,噗嗤笑出了声,瞄到了公告榜旁孙小姐震惊的精彩表情,我快步跟了上去。

“剑桥大学!帝国理工!耶鲁!伯克利!”
虔诚地闪了一张,我们默契对视一眼,心中了然,这照片,回去是要供起来的。

“那一日,垒起玛尼堆,不为修德,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。
那一夜,我听了一宿梵唱,不为参悟,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。”

如若要以我之笔讲叙南开,以猫,以树,以灰砖老舍,以藤蔓绿萝,以数不清的操场上挥洒的不尽的汗水,以大树参天,青柏翠竹,绿意丛生。或该以充盈的人文情怀,厚重的文物遗迹,层出不穷的英才,真正“允公允能,日新月异”的南开精神。

还是此时孙小姐眼角带笑,朝我递来的共饮《继续》江风的请柬,南开还是故事中的样子。因袁分和校宠相识的人啊,从山遥水阔走进彼此生命,烙上浓墨重彩的一笔,如今相互扶持,前路漫漫,等在远方的都是诗。


“新年钟声带不走牵挂
我的思念在梦里苦苦挣扎
回忆让我心乱如麻
一颗真心带着伤疤”

坐车上山的时候,山路崎岖,但并不难熬,
偶尔猝不及防的转弯,几声惊呼,倒也平添生趣

南之山书店坐落于半山腰,云雾缭绕,因为看不见,便叫人心生期待,起了执念。

“雾失楼台,月迷津渡。桃源望断无寻处。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斜阳暮。 ”

“年年,如社燕,飘流瀚海,来寄修椽。且莫思身外,长近尊前。憔悴江南倦客,不堪听急管繁弦。歌筵畔,先安簟枕,容我醉时眠。”

秦观周邦彦的两首诗是在南之山翻阅木心文学回忆录时拾得,写的漂亮,颇为喜欢

下山的时候,滑动首页,两家各生事端,闹得人心惶惶,心头无名火窜起,失望有之,愤慨有之,好像身处重庆,便有资格对公司更加肆意批驳,我换了首悲歌,置身冰天雪地里,就不怕烧了那万顷培育林

窗外还是那个南山,走的也还是那条山路
南山不会变,会变的只是人心

“那一天 ,闭目在经殿香雾中,蓦然听见,你颂经中的真言。
那一月,我摇动所有的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。
那一年,磕长头匍匐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。”
挟着江风,就着渝中半岛影曳灯火,用南滨路几代爱情故事下酒。

时空变换着身份,恋恋不忘的人,用还未干的墨痕谱成文。我紧跟,细雨漫天的时分,你拨弦动情深,凝望你的认真,期许你现世安稳。

“那一瞬,我飞升成仙,不为长生,只为佑你平安喜乐。”
自始自终,就是个可笑的信徒。

人说人生百十年,不作也得死。世间百味,苦辣酸甜,尝过了才有资格评判,谁看谁不矫情,每个人评价别人的时候最轻松。真情实感的人生,多难得啊!
嗯,火锅不错

我可得大步向前了,不往前走可是遇不到他的。

评论
热度(32)
  1. 想钓一只鲸京渝 转载了此图片
    遇见你会有多幸运

© 京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