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城啤酒 知心朋友

钓鲸记

多幸运

然和梨涡儿:

我每一个和你的细节,都不想忽略。

这是我们的重庆。

「不必相识,孤注一掷。」



0/“我们去重庆吧。”


中途的种种波折和差错在走进车厢的一刻被瓦解,窗外的景物飞逝着,我们俩讲彼此的初心,讲梦想,讲男孩们。

我们感慨着这第一次不同寻常的出逃,甚至称它为“私奔”,我们在高铁上尽力憋着笑,分享一方窄窄屏幕上少年带来的欢乐。

它途经几站后缓缓停下,我看见了,那罗曼蒂克的旧式房屋,还飘着濛濛薄雾。

我的第一印象是这座城市的味道。

刚下过雨的潮湿气味让我和她都忍不住贪婪的呼吸起来。

我没有到了异乡的感觉,我甚至觉得三峡广场和家乡繁华的那条街道很像。




“我们去他的学校吧。”

自这个时候,到了重庆的感觉,才慢慢真实起来。






1/“为什么她不留在南开呢?”

钟小姐指向对面的街道。

“你看,那就是一中。”

我们因为那个故事相识,我看着此景,也忍不住把心中憋了许久的困惑道出。

“为什么她不留在南开呢?”

故事中的女孩考上了南开的直升,却去了对门的一中。

我们一致认为这个问题无解。而无解的原因,当然是因为,南开太好了。

至少在我俩心里,它太好了。



我想起中考之前自己做《五三》,因为填了保送,所以像是在混日子,那本书上,八中、南开、一中,梅溪湖的题被我先勾了出来,没事的时候做,想着自己或许做了他们做过的题。

这种行为很幼稚,很让人无法理解,却也是当时支撑着我的动力。


下过雨后的南开,是静谧的。

树叶上挂着的水珠还不时地落下来几颗,滴在我们的头发上。

钟小姐一直在跟我说着南开有多么的浪漫,有多么值得成为我俩的情怀。她了解重庆比我要多,但我觉得我们的执念是一样的,与这座城有着无数牵扯。



如果不是因为临时放弃了中午吃火锅的念头,我们或许会错过恩心小镇。

楼梯道真的很窄。昏黄的灯光照下来,感觉像是走在一条向上延伸的隧道里。

墙上密密麻麻挂着信,开头都很亲切。

“亲爱的源源”
“我的凯源”
“男孩们”



我们不能免俗的,写到了尽兴,再在墙上找到一个空位,全部贴上去。

“我终于来到了你们生活的城市。”

是啊,我终于来了。这几年的牵挂,终于让我踏上了这片热土。

“好好长大。”

不仅是你们,也是我们。





2/“起雾了”

重庆的公交很迷人。

我和钟小姐一直透过车窗在发掘山城的浪漫。

“这条线路要跨江。”


我们上了桥,那宽阔的长江就呈现在了我的眼前。

「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」

我真想哭啊。



南山上的雾很大,司机开得很小心,远一点的路都看不清。

书店让我俩有些失望,但好在彼此都不算太挑剔,点了一壶茶,在那里坐了一个下午。

我就是在书店写完给他的信的。当时我除了南开哪儿都没去,凭着想象和为数不多的了解,完善了所有情节。

后来在博物馆,戴上耳机听录出来的文章,就觉得这座城市好温柔。

天地都温柔,所有的一切都可爱起来。





3/“至少这里,与众不同”

晚餐是在南滨路解决的。火锅咕嘟咕嘟冒着热气,我们轻轻一转头,就可以看到绚丽的江景。

火锅对于我们俩来说是很平常的餐饮,只是到了山城,和朋友一起涮火锅,是对彼此最基本的尊重。


我们飞奔过马路,下到南滨路,临江趴在栏杆上,往对岸拼命瞭望。

渝中半岛灯火通明,「我爱重庆」四个大字道出了我最真实质朴的感受。

我放了一小段《继续》,可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毒,两个人竟然不由自主得哼唱起《超人诞生日记》来,一直到酒店都没有停止这魔性的调调。

我想起好朋友在去年夏天去了重庆,拍江景发给我时说:

“你曾经给我说了很多次这个地方之于你的意义,我认为很多城市都大相径庭,但至少这里,与众不同。”

她真通透,能理解我。

钟小姐也真通透,愿意陪我一起,亲吻南滨路的晚风。

当时的自己心中只有一句话。

“这江风,确确实实,一吹就是好多年。”




4/“我也喜欢旧时光”

“你对公司有执念吗?”

钟小姐问我。

我对公司没有执念,但我对男孩们有很深很深的执念。很不凑巧,我到重庆的那一天是他们离开的日子,有时候就是这样,注定了要擦肩而过。

“没有”


我们谁都没有想到去目的地的途中会经过公司楼下,我看到长江国际时也小小的激动了一下。


可能还是有一点执念的吧,毕竟是他们梦开始的地方。


中山四路是在老旧中透露着华丽的。
罗曼蒂克四个字用在这里最恰当。

我们本来是要取消这个地方的行程的,后来保留了要到这里的选择,现在看来是正确的。

我们在这里走了很久,甚至走错路导致爬了两回高陡的楼梯,才到了三峡博物馆。






5/“拾遗”

博物馆也不及我们的想象,于是空余出来了一段时间,我们规划去了鹅岭。

关于他的视频,场景历历浮现在心。

“果真,重庆这地方,遍地是同款。”


吃过午饭,我们背上包跟着男孩在导航中温柔的声音,向去沙坪坝的地铁站移动。

我知道,我们每走一步,就相当于缩短了留在这里的时间,于是只好用眼睛去观察记录,这座城所有的好。



以下,还发生了各种匪夷所思的让人觉得自己今天水逆的事情,就不细讲了,不过那些事打击人的程度真大,甚至让我们说出了这种话:

“再也不来了,没执念了。”


我们确实太天真,回到家还没多久,那种心心念念的感觉就回来了。


“都是假的。”

钟小姐说的一点没错。




我想起来我曾经做的那个梦了。
那浓雾拨开之后,就是一片灯火通明。
我当时不知道那是哪里。


现在我终于找到了答案。
那是我们的重庆。
梦中的重庆。



@京渝 

评论
热度(22)
  1. 京渝想钓一只鲸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多幸运

© 京渝 | Powered by LOFTER